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命如花的博客

生活多姿多彩 生命雅俗迸发 人间和谐光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乘坐着生命的列车,呼啸着、驰骋着,经过高山、大江、平川、峡谷,在隧道中惊叹,在大桥上惊喜,在春天里陶醉,在秋风里甜美,夏日的火辣,冬天的寂寥,丝毫没有阻拦前进的步伐,终于来到一个安静的站台,风景简简单单,行人三三两两,生活似乎平淡无奇,偶尔,一束鲜花、一曲欢歌,一支劲舞,一则新闻、一次邂逅、一种美意,不邀而之,顿感自己已经换乘动车,一刹那间,满目灿烂,热血澎湃,感慨万千:奔跑吧,生命,热爱吧,生活,前进吧,年华。青春是用来炫耀的,不是用来沉寂的。命运是用来展示传奇的,不是用来蜷缩存在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故乡的一劫  

2016-06-01 10:09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在游子的心目中,故乡总有十分出色的景致,多数乡愁总是从哪些景致引起的,比如建筑性的文笔、叫不上名称的小庙等,还有便是村底的曲折小河,或村前平展的良田,或村中古老的国槐。从东南西北进入故乡,展现在眼帘前突出的景致——寨子垴,祖祖辈辈都这样称呼,叫法似乎很土,却一年四季郁郁苍苍。
       寨子垴有两层为环形的平台,第三层是一个天然的露台。数以万计柏树长的并无规律,有锅盖大小粗的,有大碗口粗的,有小碗口粗的,像孩子胳膊粗细的也不少,而唯一的一棵一撸多粗的松树,从远处看,似乎就是一个展开双臂,欢迎远道来客的“迎客松”,饱经风霜,笑傲苍穹!打我知事以来,寨子垴上的柏树,没有专职的人员护理,小孩经常背着大人,挑选阳光明媚的时日,三五成群,偷偷地目睹它的阴森和宁静,若单独一个人进入的就很少,那确实需要足够的胆量。
       在疯玩楞长的岁月中,好多老人说,打我记事的时日里,寨子垴的柏树就这样,刚解放的时候,共产党还镇压过一个恶霸,恶霸非要说寨子垴的树木是他家独有的,曾经带着礼帽,穿着长袍,一手拄文明棍,一手拿皮鞭,恐吓那些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,或者有意寻事逗乐穷开心的顽童,因此,说那些柏树的岁数,100岁以上,甚至200岁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       寨子垴在游子记忆中的景致特点:神秘而令人向往,开放而又趋向封闭,年轻而又突显苍老,寨子垴的昨天,今天居然那样悲惨,在清明的淡淡的阳光下,满目焦土,枯树孑然,死者无语,存者残喘,何等的凄凉,何处倾吐?
       这是谁造的孽?守在村里的百八十号人,这个摇头,那个称不知道。
       这是谁获的一点利益,在夜黑风高的时候,毁迹灭证?
       这是哪个一不小心,一根火柴,让这些树木遭此一劫?
       寨子垴的青春岁月,寨子垴的美好明天,在浓浓的乡恋中,在叠加的乡愁中,在怅然的睡梦中。
       故乡的景致,难忘的、撩人的回忆。
故乡的一劫 - 生命如花 - 生命如花的博客
 
故乡的一劫 - 生命如花 - 生命如花的博客
 
故乡的一劫 - 生命如花 - 生命如花的博客
 
故乡的一劫 - 生命如花 - 生命如花的博客
 
故乡的一劫 - 生命如花 - 生命如花的博客
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