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生命如花的博客

生活多姿多彩 生命雅俗迸发 人间和谐光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乘坐着生命的列车,呼啸着、驰骋着,经过高山、大江、平川、峡谷,在隧道中惊叹,在大桥上惊喜,在春天里陶醉,在秋风里甜美,夏日的火辣,冬天的寂寥,丝毫没有阻拦前进的步伐,终于来到一个安静的站台,风景简简单单,行人三三两两,生活似乎平淡无奇,偶尔,一束鲜花、一曲欢歌,一支劲舞,一则新闻、一次邂逅、一种美意,不邀而之,顿感自己已经换乘动车,一刹那间,满目灿烂,热血澎湃,感慨万千:奔跑吧,生命,热爱吧,生活,前进吧,年华。青春是用来炫耀的,不是用来沉寂的。命运是用来展示传奇的,不是用来蜷缩存在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看戏  

2016-04-03 12:22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  我也吃不准,最近不知着了什么魔,尽然喜欢看戏——在剧院里看。看了第一场,思谋着第二场,况且还是相同名称的戏——《明公断》,不同的是剧种,北路梆子和山西梆子(晋剧);演出的时间也不同,一场3小时硬一点,另一场2小时硬一点。
       我的家父会唱晋剧,主要扮演七品县官一类的角色,但不是昏官、庸官,在当时还是一个观众看好的角儿,不过,家父压根儿不考虑凭此谋生,他仍然朝思慕想着木匠活,靠本事生存。正因如此,后来家父的大多变数,还与爱好相关联,反而成为他老人家一生坎坷的导火索!我知道家父的嗓门亮堂,在我成年的记忆中,却从来没有哼过一句半句的,在我结婚的大喜日子里,为了响应众多老朋友的鼓动,唱了一段《打金枝》里唐代宗的唱段。
       我十几岁的时候,准是随着大哥去看戏,最远的十二、三里路,较近的也要五六里,羊肠小道,翻山越岭,有时借月光,有时借领路人大声的提示,即使这样,两条小腿上青一块、紫一片,不够稀奇的,屁颠屁颠是那时最大的快乐!如果说起戏情戏文,文武场的丝弦锣鼓,以及戏剧中的人物的来龙去脉,更是东山一犁,西沟一把,张冠李戴,关公战秦琼,保不住真这么想。与戏剧达人坐一块,人家聊的很来劲,咱只能随口应承、点头,人家以为咱多读几年书,不应该不懂,实际上对剧情一塌糊涂!倒是记住几个折子戏的名称,《见皇姑》、《算粮》、《三岔口》、《逼上梁山》、《白帝托孤》、《甘露寺》等。
       因工作的关系,或者说公关的因素,从正月底到二月底,不论村庄的大小,也不管煤矿大小,搭台唱戏那是谁家都不能少的,就跟大年初一的早晨拜灶君一样。往往这时候,大大小小的驻地机构,都会到村里看戏。知情的人都清楚,距离戏台最近的,拿个椅子、凳子坐在前面的是老人,这场戏最忠实的观众;站在后面唧唧嘎嘎,拉拉扯扯的为进入初恋的少男少女,有一搭没一搭地扫几眼;来来往往,大呼小叫,穿来穿去的是小屁孩,笑的是他们,哭的还是他们;坐在村委临时餐厅里划拳、打杆子的,便是从不同的单位而来捧场、助兴的“嘉宾”。我是其中的一个,但我的酒量不怎么样,有时偷着从席上溜出来,假装着外面方便,听听戏,再返回去,也不觉为怪。
        不论那场《明公断》,包公都赚足了掌声。
        陈州放粮,包公还来不及复命,就赶上韩骐杀庙这档子事。
        神权时代咱够不着说什道什。专权时代,为官清廉,为民公断,时代尽管更替,黎民百姓始终不能忘记,呼唤、传颂耿直不阿的清官!
        民权时代,人民也尊崇好官、清官。雷鸣般的掌声,除肯定演员扎实的唱功外,还映证了观众的心声:权大?法大?官大?民大?回答这样的命题,简单!公正地裁决这样的,社会关注的热点、焦点,不简单!
        让包公来的更多些吧!正本清源需要正能量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